真钱赌场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真钱赌场 > 真钱赌场 >
在分宜县做点什么生意好呢 发布时间:2019-10-02 05:00   发布源: 真钱赌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筑梦墙艺,是一家专业的墙艺培训机构,旗下涵盖贴纸做画,3D彩画,硅藻泥墙绘等几大特色墙绘产品,学习投资仅需一万多元,详情请登陆了解。分宜县发展的还是很不错的,市场很大,适合产品也真的挺多的,建议先对分宜县的市场先做一个调研,注意看一下当地哪些行业的竞争比较激烈,哪个行业市场需求比较好,哪个行业的利润会比较高,建议去找那种投入小,市场接受度又比较高的项目来做,因为那种项目往往是比较容易赚到钱一些的。

  展开全部当然是最赚钱的才好,不便直说,不论你是百姓还是官员,你慢慢领会下文,无师自通,操作好了一年就赚上亿!中国本来就是个好地方!

  江西省分宜县委县政府当地主要领导原县委书记郭瑞祥、现任县长姚灵目、县委常委赖新云包庇盗矿,江西省分宜县非法盗矿黑点二三十处之多,凤阳乡焦木村毁山盗矿更是严重,这在全国典型。

  江西省新余市分宜县两大盗矿团伙分别从零五年零六年开始,非法毁林毁山盗采国矿,已经非法毁山一百六十多亩,将山上的矿石一车车向外运,几年来,牟取上亿的不法利益,由于行贿腐蚀官员及官员权力暗中参股等腐败因素,致使至今几年来盗矿团伙依然逍遥法外,而且非法盗矿仍在公开持续中,长年的盗矿将公路都压坏了。由于本案牵涉到江西省众多的地方重要官员涉嫌腐败!

  一、江西省分宜县凤阳乡:非法毁林、毁山盗矿、破坏生态,犯罪猖獗令人发指!

  江西省分宜县凤阳乡蕉木村村民的来电来信反映当地数百年形成的山林生态系统,遭到非法采石“企业”主的疯狂破坏、私挖滥采盗矿猖獗,村民的山林权益受到侵犯。盗矿者分宜县双林镇人黄有根和分宜县凤阳乡袁细牙两大盗矿团伙分别从2005、2006年开始,在凤阳乡非法毁山盗矿灭失山体一百六十多亩,灭失村民竹林一百六十多亩,现在还在公开毁山盗矿,犯罪行为仍在持续中!

  江西省分宜县古为吴、楚之地。后属袁州府宜春县,县志载有“分得宜春地”,故称“分宜”。属亚热带湿润性气候,雨量充沛,阳光充足;境内生长着大量竹子、杉树、樟树等1920种植物,经当地村民的长年栽培和经营,全县森林覆盖率58.4%,生态环境极具优势。

  然而这一切从2005年4月份,从地处该县凤阳乡蕉木村的黄有根采石场开工以来,就打破了这百年山林的安静和繁茂,百年生成的山林生态系统,如今却遭遇政府乱作为,怂恿不法企业主疯狂毁山伐林、猖獗私挖滥采矿石,数百年形成的生态系统部分已不复存在。在暴利驱使下,政府、采矿者、村民三者在利益纷争之中角色错位,责任不明,由此滋生的深层次社会不稳定因素,致使当地构建和谐社会的工作愈发错综复杂,违法乱纪,甚嚣尘上,平添几多不和谐音符。

  据分宜县凤阳乡蕉木村垇上六组村民严秀英家人介绍,分宜县双林镇的黄有根以前在旗山办了个采石场(注册名称为分宜县旗山石业有限责任公司),后来其地盘被分宜县海螺水泥厂占用,县里允许黄有根另寻场地。黄有根看中了严秀英家的楠门岭诸山(楠门岭山、石壁山、荒坪里山、柏槽山),2005年4月,黄有根擅自在严秀英家的楠门岭山山脚下开始违章建房、非法毁山砍树伐竹。据分宜县国土部门为其颁发的《采矿许可证》显示,新建石料场即分宜县旗山石业有限责任公司凤阳矿业分公司,地址是凤阳乡东坑村,矿区面积仅有0.0222平方公里,折合33.33亩。该采石场以此为幌子,暗度陈仓,把不属于东坑村的、而是属于蕉木村垇上村六组严秀英家的楠门岭山石壁山由山脚往山中心、由山脊垂直向下铲削,就地开采建筑用石料,建起两座矿石压轧机,及100多米长的装矿台基,台基前辟出二三千平方米的运矿汽车周转场地,源源不断地每天把优质矿石运往新余市钢铁厂(炼铁)等地,最多时每天用带挂东风大车拉六七十车子石子,其利益之大可想而知。2006年下半年,蕉木村村支书袁小兵的妻叔、凤阳乡下棚村的大流氓袁细牙看到黄有根在自己的保护下大发横财,也在楠门岭山林跟前开个“双凤采石场”,挤进了毁林毁山盗采矿石的行列。

  2006年6月24日,以村支部书记袁小兵为首的蕉木村委与黄有根公司签订租赁协议,双方约定:石场开采点、租用面积及范围是蕉木村委东坑村小组后面(范围见开采图),山林出租给黄有根使用十年,黄有根向村委每年交纳开采当口地三万六千元钱,管理费一万元,土地租赁费每年每亩350元,村委保护黄有根公司的正常生产等。其中砍伐树木竹子的补偿条款内容是:竹子8寸以上每根补偿3.5元,5寸至7.9寸每根补偿2元,5寸(含5寸)以下不补偿;树木一尺以下不补偿,一尺以上每百斤补偿2元,包括山腰竹树在内。从此,两个采石场大面积毁林伐竹采石,数百年生成的自然生态遭到严重破坏。据调查截止目前,两个采石场已在楠门岭诸山破坏约160亩海拔350米的一百多年的林山,使这一百六十多亩山体立体性并永久性地消失了。同时,一百六十多亩严秀英家的山上竹林也遭到盗矿者的抢掠,且两个采石厂长年毁的这些地方不属于蕉木行政村东坑村,而是属于蕉木行政村垇上村六组严秀英家的经营山!黄有根的盗矿地点与假手续上的采矿地点也牛头不对马面。袁细牙盗矿,不要遮羞布,比较直率,不象教师出身的黄有根那样,故弄玄虚,用假手续遮羞!

  为什么毁林盗采破坏百年生态环境的行为长期得不到遏制?分宜县政府还不惜动用警察对付为阻止非法开采而进行维权的村民呢?

  据悉,在暴利驱使下,政府、采矿者、村民三者在利益纷争之中角色错位,部分当地官员早已成为非法采石者的幕后推手。

  蕉木村支部书记袁小兵曾扬言说,取石采矿,乡里县里主要领导都有股份,县人大主任都有份,你们(村民)告到天边都告不翻!

  2007年7月,严秀英再次到蕉木村委反映黄有根毁山采石,但村支书袁小兵不理睬,她们又去找黄有根得到的回答是:“我知道山是你们家的,但村委看你家好欺,我也没有办法。”

  自清朝光绪十二年(1882年)以来,“四至”清晰的楠门岭诸山,其上二三百亩山林的经营权,(经过了1983年全国林业三定的确定,)先后历经129年从未改变;如今却遭遇政府乱作为,怂恿不法村民疯狂毁山伐林、猖獗私挖滥采矿石,数百年形成的生态系统部分已不复存在。在暴利驱使下,政府、采矿者、村民三者在利益纷争之中角色错位,责任不明,由此滋生的深层次社会不稳定因素,致使当地构建和谐社会的工作愈发错综复杂,平添几多不和谐音符。

  如今分宜,这个山青水秀的江南小城却因一起非法毁林采矿信访案而出现几多不和谐音符。这一切源于该县凤阳乡蕉木村垇上村六组70岁的严秀英老人维权百年祖传家业的上访之路。她无意中揭晓了全国最典型的特大盗采国矿案!

  据来秀英及其家人介绍,严秀英与丈夫郭检牙(又名郭发光)共六个孩子。家住分宜县凤阳乡蕉木村垇上村六组。

  光绪十二年(1882),严秀英公公郭财辉三兄弟用多年心血从当地豪坤袁仟四、袁连女等处购买一些山地,即现在被郭检牙家统称为楠门岭,它包括楠门岭山、柏槽山荒坪里山和石壁山四个连成一体的小山。共有二三百亩。在清末生产力不发达的情况下,其价值未体现出来,当时还有人讥笑郭家人买个光秃秃的山,又不能吃!

  新中国成立后,因郭检牙家为贫下中农,政府不仅未没收楠门岭,还于1953年为郭家颁发确认郭家的山权属的土地证,这些至今在分宜县档案馆还有存根。1983年全国开展林业三定,经村委和村民研究后,村干部认为如果每家的山转入集体,山就会荒掉,当时村委采取因地制宜办法,谁家的山还是谁家的,都没有并入集体,一直到现在,当地的山,还是谁的山还由谁家来经营管理。这些情况,也得到该村1964年至1993年间历届大队支书周宪明、原村小组长郭方牙和村小组会计郭华春等村干部的书面证明(附文字材料证明)。

  严秀英老人认为,一百多年来,她们家的楠门岭山的产权和经营权从无争议,也没有人抢她们家的山,都是她们家在经营管理,直到现在还拥有经营权,这是不争的事实。

  经过郭检牙家人多年的经营管理,楠门岭诸山早已是树林竹林遍地,充满了生机和希望。

  然而这一切从2005年4月份,从外地搬迁来的黄有根采石厂打破了这百年山林的安静和繁茂。

  据严秀英家人说,分宜县双林镇的黄有根以前在旗山办了个采石场(注册名称为分宜县旗山石业有限责任公司),后来地盘被该县海螺水泥厂占用,县里允许黄有根另寻场地。2005年4月,黄有根在严秀英家的楠门岭山山脚下开始建房、毁山砍树伐竹。据分宜县国土部门为其颁发的《采矿许可证》显示,新建石料场即分宜县旗山石业有限责任公司风阳矿业分公司,地址是风阳乡东坑村,矿区面积仅有0.0222平方公里,折合33.33亩。假定黄有根与东坑村之间的采矿交易是合法的,但不该以此为由,来抢不属于东坑村的垇上村的严秀英家的楠门岭诸山,指东打西非法盗矿!

  在无数次反映两个采石场非法开采,和上访无果的情况下,严秀英决定亲自带领家人阻止两个采石场的毁山采石行为。2006年6月28日至7月14日,严秀英夫妇和六个儿子等家人来到凤阳矿业分公司采矿区,用身体阻止对方机械施工和采石。

  为此,2006年7月14日,严秀英的三个儿子郭才生、郭润生、郭六生被分宜县公安局行政拘留十天,理由是郭发光、严秀英及其六个儿子一家多次到凤阳分公司矿区闹事,拘留期限为2006年7月14日至24日。农忙时主要劳动力被抓,造成5000多斤的西瓜烂在地里,二三十亩水稻严重减产。

  对此,郭家人表示不服,他们认为凤阳毁山公司证件不全(黄有根采石场办的是伪证,袁细牙采石场连伪证也没有),并且越界非法毁山采石,明明是采石场违法开采在先,他们家人仅仅是依法阻止非法采石行为,保护山林和生态系统,是应该得到政府的支持的,却没有想到反而遭到政府的打击,再说,宪法规定人人都有举报和制止违法乱纪行为的权利,政府这样做让他们实在是想不通。

  袁细牙流氓成性,不用遮羞,不用办假开采证,黄有根原来当过教师,讲究点廉耻,办个张冠李戴的假证,与东坑村签订协议,而毁山盗矿长年都是在焦木村垇上六组严秀英家的楠门岭诸山上进行。后因严秀英家上访,后来黄有根才将东坑村靠严秀英家山的一面毁掉二三亩,并且毁掉严秀英家山与东坑村山(东坑村村民叶其发家没有后人,百岁后其山归入东坑村集体了,这就是现在的东坑村集体山的来源。东坑村也属于凤阳乡焦木村委领导,焦木村委支书袁小兵又是盗矿者袁细牙的亲侄女婿)之间的山界----天然石槽,并以此混淆山林权属等,掩盖张冠李戴的盗矿丑行,扮演强盗角色!

  据垇上村严秀英介绍,黄有根的凤阳矿业分公司采矿点和袁细牙的采矿点都建在山林繁茂的山岭之间,目前已开采相连,不仅非法越界开采矿石,而且毁坏了自己一家几代人多年培育的山林约160亩,还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了严重破坏。

  是谁批准为其办理的采矿许可证?批准之前是否进行了环境评估吗?是否取得环境评估报告书?为什么践踏国家封山育林的政策?

  两个采矿点越界开采矿石,占用和破坏山林约160亩,严重超过其批准的矿区面积,为什么政府相关部门没有去查处?

  两个采石矿区在开采点砍伐了160多亩的林木和竹子,是否办理了林业砍伐证?

  据严秀英讲,2008年8月7日23时40分,分宜县出动100多名警察包围了她们家,抓走了她的几个儿子(女儿早被县里抓起来了);同时,凤阳乡人民政府逼迫她家签订补偿协议。在多位亲人被抓捕未出来的情况下,郭检牙(又名郭发光)、严秀英家被迫在《凤阳乡蕉木村凹上村郭发光家林地等相关补偿协议》(如图),甲方是凤阳乡人民政府,乙方是郭发光,协议规定:

  ( 一)、甲方首先付给乙方2007年1月至2008年12月30日青苗、租用等费用共计玖万陆仟元;2007年1月16日之前补偿共计壹万贰仟元,合计壹拾万捌仟元整。

  ( 二)、甲方要求两有采石场补偿给乙方青苗、租用等费用每年肆万捌仟元,2009年后所需补偿分年付给乙方,付款日期为每年12月31日,直至采石场合同到期。

  (六)、郭春春(严秀英孙女)在采石场被民工打伤给予医药费一次性补偿壹仟伍百元整。

  严秀英认为这个补偿协议是在逼迫下签订的,补偿金额仅是她家实际损失625.2万元的1/40,差距太大,她们实在不能接受!

  面对2008年8月这份不合理的强迫签定的协议,当时严秀英及家人认为,根据1953年土地证存根划定的界线年经营权延续事实,村委会与采石场签订协议开采范围绝大部分是她们家的山地上,截止到签定协议时,近三年的开采使140亩山林不复存在,使郭检牙家遭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据严秀英及其家人初步估算140亩山林的损失348万元,而政府却只补偿了14万元;土地征地补偿款277.2万元至今没有全部到位,两项合计高达625.2万元。

  山上有松、枫、杉、樟等珍贵林木,总计4000多棵,多数为五六年了,平均每棵按30元计算,总损失达12万元。

  140多亩竹子,每亩约3000棵,大有能卖15元,小的也得5元,平均8元,总损失336万元。

  再假定两矿抢地合法化,按“征”地算,每亩地补偿该地年产值的6倍,每亩山林年产值按最低3000元,则每亩18000元,140亩征地补偿款是277.2万元。

  郭家人认为,就算退一步讲,当年被毁坏的140多亩土地为集体所有,140亩征地补偿款多达277.2万元,但至今没有到位,这也造成了集体资产的严重流失,但至今无人查处和问津。

  2010年4月份,分宜政府又让乡里出面给了严秀英家4.8万元算作是对2009年两非法采石场毁山毁掉严秀英家的竹林之赔偿。

  2010年9月27日、28日分宜公安又去打击报复严秀英家到外地打工的小儿子。

  2008年强签协议至今黄有根和袁细牙毁山盗矿没停,至目前毁山盗矿灭失山体达到160多亩!严秀英家的损失又在扩大,损失已经不止六百多万元了!

  对于严秀英一家无数次地上访,分宜县相关部门也进行了调查处理。2006年11月21日,分宜县国土资源局在向分宜县人民政府《关于凤阳乡旗山采石场(黄有根)占用山林土地纠纷调查情况汇报》中认为:

  旗山采石场是2005年11月18日,向国土局申请办理采矿权证,并由镇、村签署意见。国土局根据县政府分府办抄字[2005]323文件精神,对该矿新址进行了了现场踏勘,符合开采条件,并为其划定了矿区范围。该矿位于凤阳乡蕉木村栏门岭山下,占用的土地是该村5、6、7、8村小组的,开采范围占用面积约5亩,生产设施占用土地约10亩。

  郭检牙提出的土地争议不是权属问题,而是土地经营承包关系问题,就是开采范围内的山木是属于谁经营承包的问题。据了解,该村山林经营承包关系自解放后土改以来,从未更改过,维持到现在,从他们提供的原有的土改时期的土地证(分宜县档案局的证明),发现郭检牙的山林地有一部分在开采矿区范围内,且目前还没有动用到他家的山林地。

  旗山采石场与村、组签订了用地补偿协议,每年支付3.6万元给村组;占用谁家的山林按补偿标准给予补偿,但郭检牙以补偿太低为由至今未领。

  十二、县林业局:界限不清难划分,再无理缠访给予打击!2008年5月,分宜县林业局在《凤阳乡蕉木村严秀英上访事件调查处理情况汇报》中认为:

  按照郭发光提供的土地证及其它村组提供的土地证进行仔细核对,但签于土地证第1953年的存根(蕉木村全村1982年都进行“林业三定”。)(记者另注:该村1983年进行的林业三定并且结果是延续以前的经营承包情况。),采石场开采点东西南北四至界限不够清晰,故难以确认山场属郭发光一家所有。郭发光自己认定两个采石场有80%以上面积为他家所有,要求政府给他确认权属。

  汇报还说,2007年9月,凤阳乡召集县国土、信访等部门对两个采石矿区所占用的61亩进行一--权属划分,结果是蕉木村小组12亩,东坑村小组12亩,郭发光家16亩经营使用权,其余21亩为其他农户及集体山,郭发光家不同意。为此,郭发光家一直上访。

  汇报认为,经到县档案局查阅相关档案,郭发光家在目前旗山、双凤两个采石场附近区域内有山地两宗,分别叫石壁和楠门岭,具体面积不能确定,该两宗山地没有办理1982年“林业三定”,仅有1952年土地法证存根,另外,郭发光提供的相关买契一份,时间为民国之前,且应认定为法律效应不大。

  分宜县林业局还建议,对该处山林权属不进行划分,原因是土地证上四址界限不清晰,山林土地所有权归属原本就应归集体所有,且两采石场子最终将把该山的资源开采完。若郭发光家仍不听劝阻,提出无理要求,进行无理缠访,建议给予打击。

  十三、村委阻止办理林权证,拖了几年,今年分宜县给严秀英家办个伪林权证!2007年蕉木村拥有山地的人家都办理了林权证,唯独郭发光家一家分宜地方政府没有给他办理林权证,因为两采石场正侵占郭发光家的山林地,毁林毁山盗采国矿。

  据郭检牙家人反映,当时凤阳乡技术员已经为他们家的山林构划了图纸,没想到村支书袁小兵胆敢将它撕毁,故意不给郭检牙(郭发光)家办林权证。当地村民除了郭检牙家外,其他村民都办了林权证。为此,郭检牙家多次向县、乡政府有关部门反映,均无济于事。今年4月份,在上级的要求下,腐败的分宜县委县政府才给郭检牙家办个伪林权证。将郭检牙家有二三百亩的林权办成只有四十二点九亩的林权证。如将严秀英家的柏槽山四十多亩的林权登记为三点三亩的林权,将严秀英家的荒坪里山四十多亩林权的登记为六亩,将严秀英家的楠门岭和石壁山两百多亩林权,故意漏掉不办林权,等于登记为零亩。今年三月份县里就炮制了伪林权证,因做贼心虚,五月份才拿出来给严秀英家人看,这将盗矿者毁灭的严秀英家山林地不办林权证、将盗矿者霸占的严秀英家山林地也不办林权证,甚至将盗矿者还想占据的严秀英家山林地也不给办理林权证。

  对此,郭检牙家人认为,一旦按照1983年全国开展林业三定时村委和村民研究决定的情况颁发林权证,两个采石场应担负因大肆毁林毁山采石盗矿而造成的巨额赔偿款,采石场老板和与其有关联的部门官员也将无油可擦。

  据严秀英及其家人介绍,自上访以来,她和孩子家多次遭到乡村干部的打砸和破坏。2008年6月27日,严秀英及其儿子家遭到部分乡村干部带领的社会闲散人员的打砸,他们掐断电线和自来水,连水井也遭到破坏,家人遭到殴打。(图为严秀英及其儿子家遭到打砸后狼藉场面。)2008年8月4日,凤阳乡人民政府干部进京抓严秀英的上访的女儿,5日在北京一火车包箱里,遭到两个男人和两个妇女的殴打。押回到分宜后,又被关在分宜亚林宾馆里限制人身自由,并将其身份证搜走,还密谋将其送到精神病院。2008年8月7日夜里23时40分,分宜公安局出动100多名警察,将严秀英及其儿子家包围,抓走严三个儿子,逼迫郭检牙家在政府事先拟好的补偿协议上签字。

  2010年9月27日,分宜县公安受县委书记郭瑞祥指使,居然跑到浙江省台州市去殴打严秀英的在浙打工的小儿子郭六生。审他有没有跟家人联系。有没有支持过告状。郭瑞祥还让凤阳乡黄军生乡长跑去了为打击报复访民家属带路!

  为什么乡村某些干部如此猖狂呢?村支书袁小兵曾扬言说,取石采矿,乡里县里主要领导都有股份,县人大主任都有份,郭检牙告到天边都告不翻!县委书记郭瑞祥扬言:大不了他不当了.

  十六、上访之路:因地方政府不作为、乱作为,严秀英等被迫上访从村委逐级到北京

  为了制止这种非法采石行为和维护自家的合法权益,自从黄有根在此毁山采石不久,严秀英一家人就踏上了一条漫长而艰难的上访之路。

  据郭检牙、严秀英家人讲,她们先后无数次到蕉木村委、凤阳乡、分宜县、新余市和江西省几级政府反映问题,有关政府也派出调查组进行调查,但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解决。2007年7月,严秀英再次到蕉木村委反映黄有根毁山采石,但村支书袁小兵不理睬,她们又去找黄有根,得到的回答是:“我知道山是你们家的,但村委看你家好欺,我也没有办法。”蕉木村支书袁小兵是盗矿者袁细牙的亲侄女婿,袁小兵的焦木村村支书的宝座就是袁细牙给他争取的!

  十七、利,地方政府只所以这样对待他们,是因为当地许多地方官员从非法采矿中得到了不可告人的私利。在暴利驱使下,盗矿者无视国法,公开盗矿;在贪婪驱使下,公务员傍大款,丧失公德,追腥逐臭,就酿成了这全国最典型的特大盗矿案!

  和地方官团结好,毁山盗矿生意最好,无本万利,现在分宜非法矿点达几十处之多!好运一年就赚上亿。



相关阅读:真钱赌场